「你愛的是小純,你這一切是不是值得?」葉子墨攬住夏一涵的腰幽幽說道。小純是夏一涵心裡的一根刺,夏一涵抬頭一臉霧水的看着Manuel。

Manuel打開車門的手一頓,緩緩說道:「她想要在你的心裡留下位置,所以讓我朝你開槍,笨女人,就為了讓你永遠記住她就這麼做。」

「笨男人!」夏一涵不滿的脫口而出,葉子墨和Manuel同時轉頭看着夏一涵,只不過Manuel是驚訝,葉子墨是溫柔。

「如果喜歡她的話就一直一直努力啊,在她心裡中下種子,然後悉心呵護,而不是做出自己認為對她好,但是卻讓兩人痛苦的事情。」夏一涵一口氣說完,感覺放在腰上的重量更甚。

Manuel一愣,隨後笑得有些勉強,「是啊,當初我應該攔着她的。」朝兩人揮揮手,Manuel乾淨利落的離開,帶走所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