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什麼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小純直起身子,定定的看着葉子墨。

「張豐毅在哪裡?」葉子墨皺着眉頭問道,消失的這幾天,他實際上在暗中調查着張豐毅的去向。

小純努了努嘴說道:「他沒事,在很安全的山洞裡。」秦風看了看在地上扭動的蛇,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這些都是你和Manuel做的?」

秦風的話讓現場一驚,小純看向夏一涵:「怎麼樣,你滿意了吧,讓子墨哥哥知道我是一個骯髒的女人,一邊痴戀着他,一邊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夏一涵張張嘴,一句話都扯不出來。葉子墨出聲:「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