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骨裂聲,男人的手腕已經扭曲成詭異的弧度,葉子墨丟下男人的手腕輕笑道:「你的左手已經保不住了,你還想要你的右手嗎?」

夏子涵感覺到葉子墨倚靠在自己半邊肩膀上微微的顫動,葉子墨的傷口已經裂開,現在都是在強撐,抬起腳惡狠狠的踩向男人的腳背:「快點走!不然我就讓他揍扁你。」

周圍看好戲的人一陣鬨笑,男人啐了一口,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你們幾個跟着我們走!」原本昏暗的密室里一面牆壁被打開,突然的亮光讓在場所有人眯了眯眼睛,看到一些人拿着手槍走進來隨機點着人。

葉子墨和夏一涵被簇擁着往牆面的通道里走,還沒有走到出口就聽到振聾發聵的呼喊聲。

巨大的弧形平台里有幾個身高接近兩米的大漢,大漢手裡全部拿着武器,有的是刀,有的是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