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涵他和林氏的掌權人有糾葛,那天我還看見她和一個叫徐浩然的科學家曖昧不清,她配不上你。」優樂哭得楚楚動人。

葉子墨翻了翻嘴角,伸出修長的指尖划過優樂白皙的面部,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你的嘴很會騙人,如果我把你的嘴給整個切下來,你覺得怎麼樣?」

優樂驚恐的看見葉子墨接過司機遞過來的黑色刀子,往牆縮了縮,一臉不可置信的哀叫道:「你不能這麼對我,不然夏一涵一定會恨你的!」

葉子墨臉色不變,鋒利的刀口按壓着優樂的臉頰,看到對方滲出血珠感到心情愉快,心裡猛地想起夏一涵最看重她這些朋友。

「自己去把自己做的骯髒事情解釋清楚。」收了刀子,葉子墨嘲諷的看着身子滑落在一旁的優樂聳聳肩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