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浩然朝夏一涵笑了笑,沒有受傷的眼睛看了看葉念墨。夏一涵輕柔的想要摸葉念墨的頭安慰他,葉念墨縮縮頭偏開夏一涵的手跑出門外。

醫院草坪上,葉念墨蹲在一旁悶悶的拔草,面前投下巨大的陰影,抬頭看見來人後,葉念墨失望的低下頭,心裡想着又要挨罵了。

葉子墨面色看不出情緒,只有聲音透着平常人不會聽到的溫柔:「葉念墨,站起來。」

葉念墨攪了攪手指,有些不安的站起來,頭都快垂到胸口,豆大的淚珠一點點滑落,葉念墨趕緊伸出手臂把眼淚抹掉。

「葉念墨,記得爹地說過什麼嗎?」葉子墨看着葉念墨,語氣嚴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