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軟軟的童音讓夏一涵逐漸清醒,看到到念墨摸着手臂上被強要時掐出來的青痕,夏一涵的臉哄的一下漲紅,急忙把袖子放了下來。

「媽咪,爹地欺負媽咪了嗎?」念墨黑白分明的大眼迅速聚起水霧,開始生葉子墨的氣,這個爸爸一直熱媽媽生氣,還不如溫柔的徐叔叔!

「爹地沒有欺負媽咪,是媽咪不小心磕的。」夏一涵忍着酸痛抱起念墨。

念墨乖乖的依靠在夏一涵的懷裡,揚起小腦袋故意認真的說:「爹地欺負媽咪,念墨也不理爹地了。」

葉子墨抱着手臂逐漸走近這對母子,念墨爬下床護在夏一涵面前,嚴肅的張開手臂謹慎的看着葉子墨:「壞爹地,不准欺負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