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我太寵你,所以你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離,恩?一涵?」乾燥的大手伸進夏一涵的睡衣,肆意揉搓游離。

「葉子墨,你別這樣,我不是誰的附庸。」咬住要瀉出的呻吟,夏一涵倔強的說。

葉子墨果然停止了動作,修長有力的手指狠狠的將夏一涵白皙的下巴鉗向自己,居高臨下的看着這個不願意和自己有牽扯的女人:

「夏一涵,你一輩子都要和一個叫葉子墨的人捆綁在一起,一輩子。」殘忍的看着對方血色盡退的臉,葉子墨輕輕吻上倔強的唇。

夏一涵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體和葉子墨是如此的契合,當對方要進入的時候卻猛然清醒推開葉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