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轉過身來,看着葉子墨的冷冽的表情,沒有一絲的懼怕,她坦然地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任何的解釋,繼續皺眉翻閱手中的文件。

葉子墨皺眉,這該死的女人,竟然,竟然如此的漠視自己?愣了許久,葉子墨胸中的憤怒更加強烈。

夏一涵突然間放下了文件,站起身來,朝着浴室走去,就像葉子墨從來沒出現在她他身邊一般。

良久,浴室里傳出啪啪的水流聲,傳入葉子墨的耳際。他緊緊的握起拳頭,這個女人竟然對自己如此無視?

夏一涵任由水流划過頭頂,散落在身上,她閉上眼睛享受被溫水沖泡的感覺,心卻是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