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浩然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悲催,一直在夏一涵的身邊,到頭來還是自己一個人,徐浩然所住的是這個城市一座高檔的小區,偌大的房間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喝醉酒也沒有人來安慰。

林傑回國的這段日子,就忙着和朋友聚會,而斯斯也不斷的跟着林傑來回奔跑。

「你這個不孝子,趕快給我回家!」接到林老爺子的電話,林傑就立刻放棄眼前的酒席,朝着家裡趕去。

「嘶」車輪摩擦地面嘶鳴的聲音,刺破了路人的耳廓,兩輛車子相撞的聲音令路人有些受到了驚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