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踉蹌着走向病床,望着站在病床前的醫生,撩起袖口歇斯底里的哭着道:「醫生,快,快,我是孩子的母親,快抽血吧!」

聽到聲音,葉子墨抬起頭,看到夏一涵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病床前,她雙眼紅腫的模樣,令自己心碎。

「一涵……」他緊蹙眉頭,憐惜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除了憐惜,內心更多的便是對她的愧疚。

「醫生……快點,輸我的血,快點……」夏一涵緊盯小念墨蒼白的臉龐,纖細的手掌撫上他的小臉蛋,此時她恨不得將自己的血液全部都灌入小念墨的身體,多想看到小念墨活蹦亂跳的站在自己面前呢喃的喊着媽媽。

「一涵,你別激動,小念墨他……他已經脫離了危險了!」葉子墨從來都不會安慰人,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安慰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