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徐浩生說的話,張青就跟聽見了一件不可思議的的事情似的。

她翹了一邊秀麗的眉毛,誇張地喊道:

「人神共憤啊?我的天啊,你們也太會含血噴人了吧?」

徐浩生的眉頭緊緊地皺着,這個女人的一舉一動都讓他由衷地感覺到厭惡。

可是,現實的情況就是這樣,他要麼妥協,要麼就要承擔後果,這兩個無論哪一樣,對於他來說,都是十分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