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看着張青走遠後才動腳,不過她怎麼感覺張青時不時想回頭看?這真是奇怪,難道發生不好的事情了?

算了,她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就順其自然吧。眼前一亮,那不是小念墨嗎?如果小念墨在一涵應該也在吧。

酒酒高興的走過去。

「阿姨。(酒酒小姐)小念墨看着酒酒走過來,想起酒酒一直讓他叫她乾媽,小念墨決定過去叫阿姨。想着一會這個酒酒阿姨抓狂的模樣,小念墨因為不能去看徐浩生的失落感被沖淡不少。

「讓你叫我乾媽,知道不,是乾媽不是阿姨。」酒酒固執的說道,是否小念墨不叫她乾媽死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