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姐慢走。」周先生恭敬的把夏一涵送出外面。他看出來夏一涵說話時的羞赧,想來是害羞了,什麼朋友,肯定是男朋友。

「周先生請留步。」夏一涵拒絕着,她一出來就看見葉子墨:「我朋友在外面等我,周先生你去忙你的吧。」

「夏小姐慢走。」姓周的中年男子看目送夏一涵出來。

「葉太子走咯。」夏一涵看着葉子墨還拿着煙,柳葉眉微黜。

那位周先生本來打算看夏一涵走了就轉身回去,只不過那句葉太子讓他神經緊繃,在東江誰要敢稱葉太子,只有一人,跨國能源集團的總裁葉子墨,那這位夏小姐和葉子墨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