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幾次周英不在狀態,幾乎都是海志軒一人喝着酒,也許周英想起海志軒的交代,她開始靜下心來,慢慢的夏一涵喝了許多酒,女孩子本來酒量就不好,她神志不清的看着葉子墨。

「葉子墨,你要折磨到什麼時候?」夏一涵借着酒膽開始撒嬌,她回來只是看趙文英的,這才回來就這麼快的遇上葉子墨,她很清楚回來就會遇上葉子墨,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酒酒瞪大眼睛,看着葉子墨又看着一涵,這兩人到底誰折磨誰?還是說都在互相折磨?

想起葉子墨留着和一涵長得一樣的女人在家,酒酒算是理解葉子墨的望梅止渴,只是這梅還不是真的梅。

「我們回家吧。」葉子墨親昵的在夏一涵耳邊呢喃,醉酒的一涵臉上酡紅酡紅的,葉子墨又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