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涵,你怎麼來這裡了?」酒酒到處找夏一涵沒看見,路過葉子墨的書房,這不是一涵嗎?她怎麼站在書房不進去?

夏一涵聽見酒酒的聲音,快速的退一步說道:「我找念墨,有人說被海先生帶到書房來了。」

葉子墨和海志軒在書房也聽見酒酒的聲音,他們的門沒關好。

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夏一涵在門外站多久,也不知道她聽見多少。

葉子墨打開門,看着門外的夏一涵,她穿着不在是以前那麼樸素,衣服也不是葉子墨給她的風格,而是她自己的風格,這樣的一涵讓人耳目一新,別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