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涵,這三年你都去那裡了?」付鳳怡想着葉子墨一直在找夏一涵,她替兒子問出心裡的疑問。

酒酒也轉過來盯着夏一涵,她也想知道這三年夏一涵去那裡了?這沒心沒肺的死丫頭,竟然不和她聯繫,想着酒酒就生氣。

「媽,我們先進去吧!」夏一涵沒有問答付鳳怡,她最不想提的就是三年前的事情。

酒酒看一涵不想說,她也沒繼續問,幾人走進屋裡,夏媽看人都來了,開始上菜。

「先吃飯。」葉子墨大聲的說道。酒酒和付鳳怡走在葉子墨右邊,酒酒還對着葉子墨皺了粥鼻子,做了個鬼臉,惹得小念墨嘻嘻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