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坐在頭等艙休息室,想着剛才的一幕,那個孩子會是他的嗎?

「主上,你還去巴黎嗎?」十三問得有些小心翼翼,連她都認為那個孩子是主上的,主上想必也認定孩子是他的。

葉子墨沒有回答十三的問題,他心思都在剛才那一眼中。那個小男孩身上,明眼人都能看出那個小孩和他長得像。

葉子墨順着十三的手指,着魔的走過去,蹲在他面前,輕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說完這句話後葉子墨秉着呼吸等待孩子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