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中國的葉子墨喝醉,夏一涵何嘗不苦,她的一個中國女孩,還是帶着孩子的媽媽,那才叫真的苦。

「吳欣,你真的太棒了。」一個在珠寶設計行業待了十年的女人一口流利的英語說出自己的佩服,是的她很佩服眼前這位吳欣小姐。

業界來幾乎沒有幾個黃種人,更何況還是中國人,在他們眼中中國人就沒有藝術細胞。

這外年輕的中國女子用自己的勢力告訴他們,中國的藝術細胞真是博大精深。

「謝謝誇獎。」夏一涵謙虛的接受,她精緻的臉上都是微笑,讓人跳不出一絲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