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改日子墨定當宴請大家,子墨這裡向大家賠罪了。」

葉子墨親自站在台上給眾人鞠躬,以為他葉子墨何須這樣做?今天這些變故太多,葉子墨沒有太多的精力和其他人迂迴,他要快點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

「大輝,你把這裡的事情處理一下。」葉子墨說話就想離開,鍾雲棠被抓走了,他有點迫不及待的心裡去給夏一涵炫耀他的成功。

「子墨,今天你和雲棠結婚,一涵在那裡?」海志軒看着葉子墨,問出心中的疑問,從開始到現在,他還沒看見一涵露面。

「她在房裡。」葉子墨不帶任何感情的說一句話就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