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的生活可謂多姿多彩,他口角含笑,連林大輝都看不懂現在的葉子墨,他實在不明白,葉先生明明對葉老先生離開很悲傷,他不會忘記那次站在書房外看見葉先生的表情,那是鍾痛到極致,又不能言說的哀傷,林大輝要敲門的動作因為葉子墨臉上的表情而被迫終止,他看着裡面的男子,悄悄的走下樓房,葉先生需要自己的空間,不要任何人看見的空間。

只是現在的葉子墨讓林大輝越來越看不懂,他午夜醒來時曾想,那天是不是做夢了?

「大輝,你進來。」葉子墨略帶醉意的聲音響起,毫無氣勢,林大輝步子一頓,他不想進去看見這樣的葉先生,他希望看見那個讓他崇拜的葉先生。

伴着這句話林大輝毫不意外的聽見許多女孩子的笑聲,都是清涼的女音,清脆悅耳,着實好聽。

「林大輝?」葉子墨的聲音提高,空間的氣流也沒由來的讓人緊張,那些嬉笑的女音此時更加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