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濃看着夏一涵的樣子,她心裡也愧疚害怕,對上葉子墨邪魅的臉,她兩手緊握,咬了咬牙齒,為了那個位置,她豁出去了。

「姐姐,我是小濃,我來看你們了。」莫小濃努力讓自己說話自然,任憑怎麼努力,顫音無疑出賣了莫小濃。

「你滾,滾,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能引誘你姐夫。」夏一涵忍不住大叫起來,她眼睛布滿血絲一直不停的喘着粗氣。

「姐姐,你那裡對我好了?都是你我的東西要分你一分。」莫小濃聽夏一涵這惡聲惡氣的說話,原本的愧疚消失乾乾淨淨,說話也正常起來:「再說了,你大着肚子怎麼伺候好姐夫,姐夫不能因為你大着肚子就禁慾啊。」

莫小濃甜蜜的笑容說着污穢的話渾然不覺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