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於泉不相信葉子墨會不愛夏一涵,除非有變故。鍾於泉要賭一次,他賭葉子墨即使不愛夏一涵也不會短短几天就不愛。

「葉子墨,你自己考慮清楚,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那麼我不知道一涵這個女兒是否健康的生活,畢竟她是我女兒,我只要略施小計,一涵就言聽計從。」鍾於泉相信自己,每一次一涵對他很失望,他用自己的方法又會讓夏一涵原諒他。

「鍾於泉,首先夏一涵是你的女兒,其次才是我的女人,女人可以有很多。」

葉子墨嘲諷一句後掛斷電話。

鍾於泉給葉子墨發來一個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