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於泉心裡非常興奮,葉浩然死了,他終於死了,這真是天大的喜訊,不過鍾於泉知道現在不是他笑的時候,避嫌這種最簡單的常識他還是有的。

「怎麼可能,葉會長不是好好的嗎?」鍾於泉假惺惺的說道,他瞪了一眼葉浩然旁邊那人:「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

「快叫救護車吧!」那人聽鍾於泉這句話更來勁了,他伸手去拉葉浩然,溫熱的。

海志軒直接跑到葉浩然跟前,這呼吸都快沒了,他當機立斷拿出手機給葉子墨打電話,葉子墨和葉浩然關係再差他們還是父子。

電話一直響還是沒人接,他打夏一涵的,也沒人接,再打第二次乾脆是關機的,第一次海志軒對夏一涵頗有微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