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圍坐在大廳,葉子墨還給夏一涵後背放個靠椅,引來酒酒的驚呼,她就說嘛葉先生對一涵最好了。

「媽,爸爸真沒什麼大礙吧?」夏一涵還是不放心的問道,她也是為葉子墨問的,葉子墨和葉浩然關係不和一直經久不衰,即使葉子翰到來,他們兩還老死不相來往。

剛才走出來時夏一涵挨着葉子墨,他的遲鈍她清晰的感受到,他想去看葉浩然,最後妥協給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夏一涵明白葉子墨很關心葉浩然,她這樣問也是想幫葉子墨,夫妻本是同林鳥,她能幫助他義不容辭。

付鳳怡不露聲色的看葉子墨一眼,她心裡很失望,不知道是他們父子兩積怨太深,還是葉子墨掩藏太好,付鳳怡看不到葉子墨有多少波動,他一層不變的臉顯示他對此事絲毫不上心。

「小事,不過人老了,情緒不好對他病不好。」付鳳怡擔憂的說道,她忍不住想抬頭看葉浩然一眼,想起葉浩然不在她看向葉子墨說道:「子墨,你和小翰跟我過去看看你爸爸,一涵酒酒你們在這裡等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