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看着夏一涵得意忘形的眼眸,怡怡生輝,他不動聲色的看她一眼,眼神叵測,小東西你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嗎?你的特權也只是一年,時限一到,我想做什麼還不是隨心所欲?

夏一涵被葉子墨那一眼看得毛骨悚然,雖然只是隨意的一眼,卻讓她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身上都是雞皮疙瘩。她小心的偷看葉子墨一眼,他表情沒有異常,不過夏一涵還是擔心,這小氣的男人不會想什麼陰謀詭計來懲罰自己吧?

「問題是她不來見我。」海志軒轉一圈後搖頭嘆息,現在林菱躲着他,他海志軒也有這一天,那個女人,他一定要給點教訓,海志軒眉頭緊皺。

「子墨,我們幫幫海先生?」夏一涵徵求的看着葉子墨,她相信有葉子墨,林菱豈不是手到擒來,雖然林菱剛才拒絕葉子墨,但是只要葉子墨願意,她相信林菱會出現。

葉子墨沉默半晌說道:「現在,林菱只要聽見海志軒三個字就退避三舍。」他看向海志軒,他也不能強迫林菱,他希望海志軒明白這個事情還是靠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