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親自給孩子買。」葉子墨說完後嘴角一直是笑,他不想假手他人,夏一涵踩了葉子墨一腳,怎麼這樣嚇人。

酒酒拍着胸脯,小聲的說道:「葉先生你真的嚇着人了,尤其是你說話時候還那麼嚴肅。」她還以為一涵和葉先生又吵架了,葉先生什麼時候竟然有這樣一面。

「吃完飯後我和你一起去。」付鳳怡臉上帶笑的說道,她想着能夠親手為自己孫子挑選衣服,這是非常高興的事情。

「媽,你就在家裡,我一個人去了。」葉子墨朗聲說道,他知道母親心意。

付鳳怡有些不高興,想着葉子墨不讓她去肯定自有原因,也沒多說,她點點頭說道:「那我在家裡陪陪一涵,好久沒看見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