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完飯,葉子墨直奔付氏,這情形似乎回到小葉正恆走的時候,那時候葉子墨也這樣拼命工作。

葉浩然瞳孔里泛着擔心,他和葉子墨的關係交惡,葉浩然什麼也沒說。

「哥,今天星期六,不是休息嗎?」嚴青岩看出葉浩然和付鳳怡的擔心,他開口說道。

「嗯嗯,葉先生,今天休息。」酒酒用力的點頭。

夏一涵期盼的看向葉子墨,她希望葉子墨能夠在家裡休息,這幾天葉子墨都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