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帶着勝利者的微笑看向鍾於泉,他仿佛在告訴他,現在你想要利用你的女兒已經很困難了。

鍾於泉裝着沒看見葉子墨的嘲諷,他從容不迫的告訴鍾雲裳和夏一涵。「去吧,兩姐妹好好相處。」他說話也真聰明,這句話可謂博大精深,一般的女孩子都會把朋友稱作姐妹,這裡可不是那麼簡單。

岳木蘭沒說同意也不說不同意,她甩開鍾於泉的手,一個人離開,她就不喜歡看見夏一涵和趙文英,親眼看着鍾於泉和夏一涵親言細語的說話,她一直安慰自己說那是為了利用夏一涵,再好的說詞岳木蘭也不想在看見這一幕上演,再不走她不敢確定自己會做什麼事情。

「你們年輕人先逛,她今天心情不好,不關你們的事,我去找她。」鍾於泉面不改色的說道,撒謊向來不是什麼難事。鍾雲裳看向離開的母親,她想過去安慰她,還沒邁出步子,遠遠的看着岳木蘭轉身的目光,鍾雲裳又收回步子,她看向鍾於泉,又看向葉子墨,是不是父親又想着怎麼拆散夏一涵和葉子墨,想到這裡鍾雲裳點點頭,答應去李家,但願這樣可以幫助子墨和一涵。

葉子墨明白鍾雲裳的想法,他點點頭表達自己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