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這幾天看你都一直在忙着,有什麼事情嗎?」付鳳怡看着眼前高大的葉子墨,比她高出半個頭,付鳳儀寵溺的問道,臉上都是自豪的表情,葉子墨是她的驕傲。

「媽,沒事。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要生病,這個時候最容易生病。」葉子墨伸出雙手搭在付鳳怡肩上,認真的說道,他是真的希望付鳳怡照顧好自己,他們無恙他才不擔心。

夏一涵從女傭口中得知葉太子在老太后這裡,她就直接來付鳳怡這裡,門沒有關,這一幕就落入夏一涵眼中。

她抬出的左腿收回來,這一幕的甜蜜她不想打破,等他們說完她再進去。

夏一涵想着自己的母親,想起鍾於泉,她的母親是全世界最好的母親,但是她的父親,想起鍾於泉總是想利用她,夏一涵有些難受,她一直說服自己不要在理鍾於泉,心裡又禁不住親情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