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看見一群人圍在一起,夏一涵加快腳步,虎虎生風,她一直慶幸今日穿的是運動鞋,要不然又要脫鞋,這裡是山路,脫鞋也不見得能跑快。

葉子墨撥開人群,夏一涵看到熟悉的背影,她一步一步的移動着。

「酒酒。」夏一涵小聲的叫着,她自欺欺人的想,如果那個背影不回應她就好了,酒酒聽見熟悉的聲音像抓住救命稻草,轉過頭看見遠處的夏一涵,她哇的一聲開始大哭起來,臉上都是無助的表情,夏一涵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酒酒。

關心則亂,酒酒竟然沒打120,葉子墨拿出手機,撥通醫院的急救電話。

葉子墨開始查看嚴青岩的狀況,他小腿血肉模糊,看着似乎傷得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