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會長,宋婉婷是你女兒?」葉子墨也漫不經心的回答。

夏一涵剛好走出來,她遠遠的看着說話的兩人,鍾會長來這裡真的是抱着不純的目的嗎?

鍾於泉還沒開口就注意到不遠處的夏一涵,他打着哈哈說道:「子墨,這說的是什麼話,我是擔心宋婉婷和你在有牽扯。」鍾於泉理直氣壯的說道,他不去看遠處的夏一涵,他只要她聽見就可以。

夏一涵默不作聲的轉過身體,她一直明白鍾於泉不會單純的來看自己,從小沒有父愛,看着鍾於泉她會不由自主的想要尋求父愛,她不知道這是不是血緣在作怪。

葉子墨看到夏一涵有些黯然失色的小臉,他沒說話,目送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