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着聊天的兩人似乎忘記身邊還有葉大太子的存在,直到嚴青岩叫葉子墨哥,酒酒才後知後覺的看到葉大太子在旁邊,一臉不爽,難道是自己沒和他打招呼?不應該啊,葉太子不是這樣小氣的人,看來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和一涵鬧矛盾,酒酒小心翼翼的看向夏一涵,試圖從她那裡得到點有用的信息。

看着兩人眉來眼去,葉子墨只是毫無表情的說了句我有事去了,就揚長而去。

「一涵,孩子什麼情況,怎麼突然就這樣離去?」酒酒急切的想知道事情來龍去脈,潛意識中,酒酒一直認為是宋婉婷這女人暗中做的手腳。

「小翰,爸媽在這裡,你去和他們打招呼,酒酒你也去我在這裡等你。」夏一涵想起還在用餐的二老,還是先讓兩人去看二老,也好讓他們放心。

「一涵,那你等着我,我去去就過來了,很快的。」酒酒邊倒退邊叮囑夏一涵,嚴青岩看着酒酒這樣,無聲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