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對於外在的危險最敏感,開始可愛的樣子蕩然無存,哇哇的開始哭起來,夏一涵沒帶過孩子,被小葉正恆一鬧,一時之間手足無措。

管家,女傭,月嫂,夏一涵站起來,現在只能找這些人,面前的宋婉婷那裡還有一點糊塗樣子,頭髮是凌亂不假,衣衫是不整齊也不假,眼眸卻是毒蛇一般的盯着小葉正恆。

「宋婉婷,你沒瘋?」夏一涵見宋婉婷這一刻的清明,什麼都明白過來,宋婉婷真的是裝瘋。

「夏一涵我會那麼容易被你打倒?」宋婉婷哂笑着說道,臉上沒有一塊肌膚不是嘲笑夏一涵的天真。

夏一涵喟嘆一聲,怪只能怪她心軟,宋婉婷太狠。搖籃里的孩子還在哭着,聲音沒有開始的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