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是誰。」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傳來時,葉子墨冷漠的說道:「你想我是誰?」翅膀硬了,竟然問我是誰?葉子墨的臉黑了。

「墨,對不起,現在媽媽在醫院,有許多人打我電話,現在還忙着給去拿藥」

夏一涵的解釋,還算馬馬虎虎,葉子墨現在不跟她算賬,秋後算賬那才意猶未盡,只是想到那時豐厚的福利,葉子墨都開始沉醉。

「在哪裡?」葉子墨冷漠的問道,聲音都可以凍死一打人,還好夏一涵心臟足夠強大。

「東江市人民醫院,你要過來嗎?你還是別過來了,照顧好小葉正恆,這裡有我和和泰哥。」夏一涵想起宋婉婷連孩子都不認識,怎麼可能照顧好孩子,她不想讓葉子墨太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