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這裡不是菜市場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審判長重重的敲響面前的小錘子,臉上不悅一展無遺,威嚴的說着。

那個女人嚇了一跳,她驚懼的看着那些鄙視懷疑的眼神,畢竟只是小人物沒見過什麼大場面,一時間就六神無主,嘴巴一張一合說不出話來。

工作人員把珠光寶氣的女鄰居和葉子墨帶來的兇器帶走,去女裝店的警察已經回來,帶來莫小軍去店裡買衣服見的那個女導購。

女導購還算口齒清晰的講完阿三買衣服的經過,工作人員把刀和女鄰居帶出來,告訴審判長結果。

「夏一涵,現在檢驗出殺人兇器不是死者的刀,是她鄰居的附近的刀,不排除刀就是她鄰居的。」審判長剛說到這裡,葉子墨就打斷道:「既然夏一涵沒有殺人動機,沒有殺人證據,是不是可以無罪釋放。」只要夏一涵離開這裡,其他案情就讓審判長自己來管,至於陷害他女人的人,葉子墨有的是辦法懲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