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是墨,他來了。

夏一涵眼眶有些紅紅的,努力的眨眨蓄滿淚水的眼眸,看着那個熟悉到只是一個背影就不會忘記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墨,能夠再次看見你真好,她夏一涵可以一解相思之苦。

只是一晚上,夏一涵發瘋的奔到葉子墨的面前,緊緊的抱着葉子墨,一旦鬆手就會離得遠遠的,夏一涵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她也顧不上其他的,只是緊緊的抱着葉子墨。

「沒……沒事,沒事了。」葉子墨不習慣這樣脆弱的夏一涵,昨天還那麼堅強,一直以來這個弱小的女子有一顆堅強的心。

在別人面前應答如流,總是一針見血的葉子墨摸着眼前的秀髮,笨拙的輕聲安慰着夏一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