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看到葉子墨一臉的嚴肅認真,心生感動,她默默擦乾眼淚,在桌前坐下。

葉子墨看得出夏一涵沒睡好,只是他來的時間也有限,且也不想把時間花在無謂的安慰她。

「警方有沒有刑訊逼供?」他公事公辦地問。

即使知道應該不會有人敢對她下手,他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夏一涵輕輕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