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更覺納悶,實在想不出她做了什麼事能惹上警察上門。

母親剛才說會幫她,又是什麼意思?是那一萬塊的事?她涉嫌行賄什麼的?

她覺得也不至於,一是數額不大,二是她不是官場裡的人,怎麼也說不上受賄吧。

李和泰臉色從未有過這麼嚴肅和冷峻,一般人見了,肯定是有幾分怕的,面前的警察卻不為所動,冷冰冰地說:「我們要傳喚她,當然是有證據。注意,我們不是讓她作證,是她有重大殺人嫌疑,必須立即跟我們走一趟,協助調查。」

殺人?夏一涵的臉色倏然白了,這兩個字太過震撼,也太意外,以至於她的腳步一下子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