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心裡一驚,頓時有種奇怪的感覺,想着難道會是有人想要嫁禍葉家,說是葉家貪污受賄嗎?

看來葉父提醒的是對的,她只看了袋子表面確定了是吃的東西。想不到這裡面還是另有玄機呢,都怪她一時不查,萬一給未來公公帶來麻煩,她可要後悔死了。

可是她又一想,覺得要真想要冤枉一個理事長貪污,不可能就拿一萬塊吧。誰貪污會貪污一萬塊?

可能還是她想多了,她想這事十有八 九還是宋姐不好意思讓他們白幫忙,才用這種方式答謝她的。

想是這麼想,她還是老老實實地說了一句:「對不起,媽,這件事我的確是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