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也不好說,孩子可能不是葉家的孩子。

本來隨隨便便的製造個孩子出來當然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但葉子墨肯定一直是被動的。

夏一涵能想象得到雅惠公主是怎樣主動,怎樣以她做威脅非要跟葉子墨尚床生孩子的。

如果他不同意,可能雅惠公主會繼續對她動手,她的手段應該是比她哥哥還要狠吧。

「爸,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我相信葉子墨總會有妥善解決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