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殿下,您這樣說讓我覺得很突然。謝謝您的垂愛,我剛失戀,心情不太好,可能沒辦法這麼快就考慮新的交往對象。」夏一涵委婉地說,雅倫王子聽了她的話,嚴肅的神情立即又轉變了,變的很溫和。

「沒關係,我不會強迫女人,但我有耐心。你們中國不是有句俗話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嗎?我相信你很快就能發現我的魅力,願意和我試着交往。」

雅倫王子話剛說完,李和泰嘲諷地笑了笑,說:「你不知道中國有一句詩嗎?叫做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夏一涵的眼睛忽然有些潮濕。

她有點兒淒涼地牽了牽唇角,輕聲說:「王子殿下,我心裡只愛葉子墨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