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上了床,摟着夏一涵說:「不如我們看個電影吧?」

「不是又像上次那樣的吧?那個我可不敢看了,我想要好好休息。」

「不是,這次是純搞笑放鬆的,等着,我打開給你看。」

「嗯。」

兩人看完電影,就差不多夜裡十一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