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宋婉婷!你……」夏一涵顫抖着手,一時之間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她的話。

宋婉婷這一說,那些痛苦的記憶就又一次在腦海中閃現。

夏一涵緊緊閉上眼,想把那些不堪的記憶從腦海中刪除。

「我什麼我?夏一涵,你別忘了,是我和葉子墨有婚約在先,你在後!是你無恥地插足我們之間的感情,你就是一個可恥的小三!不要臉的小三!」宋婉婷看着夏一涵痛苦的模樣,故意加重了語氣。

夏一涵的拳緊緊捏着,她自認嘴巴並不笨,此時,在面對宋婉婷的質疑,面對她的辱罵,她卻真不知道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