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也摟着夏一涵狠親了一會兒,正吻的難捨難分之時,夏一涵推開他,小聲說:「先別這樣,我們還沒去看看嘟嘟呢。」

「他沒哭,不用去看。」葉子墨無所謂地說。

「那怎麼行,不哭也要去看,要讓他習慣於見的爸爸媽媽。」夏一涵輕聲說,意思已經很明顯,她既然回來了,就還是小葉正恆的母親,她不會放棄他的。

這回她也想清楚了,她要是走了,還不是宋婉婷得意嗎?

他們都不在家裡,把孩子交給她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母親,那他們兩個人都變成不負責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