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起來的時候你們都還在睡。你是我哥,我跟你客氣什麼?」夏一涵笑着瞪了莫小軍一眼,努力讓他們之間就像從前一樣。

可是他們都明白,已經不一樣了,他們還是和一般的兄妹不同,他們曾經是承諾過生死相隨的情侶。

「你知道我是你哥就好,我是你哥,我就有權利管你。」

「嗯,我知道。」夏一涵輕聲答。

她當然知道他的心意,二十幾年了,他什麼時候不是把她的利益放在最前面。就是現在他已經有了海晴晴,他昨天還是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