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夏一涵再次拼命地搖頭,眼淚隨着劇烈的晃動一串串的從臉頰滴落。

葉子墨騰的一下站起身,伸出手固定住夏一涵的小腦袋,一字一頓地說:「接受事實吧,既然你非要問,我就告訴你,我確實是跟雅惠公主尚床了,還是我自願的。」

夏一涵的心痛極了,她幾乎沒有辦法呼吸,她怔怔地看着葉子墨,還是不能相信他說的話。

不管他怎麼說,她就是不信,她就是覺得他是有難言之隱。

假如他們之間經歷了這麼多,她的男人還是會被着她輕易的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那麼一切不都顯得很可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