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偶爾停下來想起葉子墨,到這時還沒聯繫她,其實有些奇怪。不過也許他比她想象中還要忙,她倒沒有生他的氣。

「和泰哥,為什麼你一直坐在這裡看着我給你縫衣服?」夏一涵問。

「怕你給我縫壞了。」

「我才不信呢。」夏一涵笑。

「覺得你縫衣服的時候很漂亮,就跟媽媽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