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的美,你害怕,我等會兒隨便給你找兩個安保員陪睡。」葉子墨輕緩地說,酒酒縮了縮脖子,連連搖頭:「還是別了,我不怕了。」

夏一涵和葉子墨又是相視一笑,酒酒則識相地說:「得了,你們肉麻着,我先走一步了。」

說完,她就加快了腳步。

葉子墨便摟着夏一涵的腰,緩緩往前走。

「你真打算要跟那丫頭睡?」待酒酒走遠,葉子墨輕聲問夏一涵,語氣很是酸,夏一涵忍不住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