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婉婷話一轉,宋夫人暗暗高興,心想她總算把話又說回來了。

葉子墨知道他再怎麼讓她說,她也無非就是說這些。

他的目的本來也不是讓她說什麼,而是要讓她和她母親焦慮一會兒,讓她們覺得他答應她們的請求並不容易。

宋婉婷深吸了兩口氣,又接着說:「子墨,我知道我們宋家能不能延續下去,就是你一句話的事。我也知道宋家都倒了,我對你來說沒有任何價值。我不知道到底要做什麼,你才肯讓我們宋家唯一的孩子生下來。我真的想求你,你就看在孩子的份兒上,答應我吧。」

宋婉婷的聲音有些哽咽,她是真的很急,今天這個消息讓她意外讓她驚喜。要是明知道宋家有了孩子卻又失去,她接受不了,她相信她母親她父親,包括宋書豪都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