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默默地看向夏一涵,這些話只能用眼神傳遞。

夏一涵目不斜視,始終在不卑不亢地注視着雅惠公主。葉子墨在看她,她能感覺得到,他要表達的意思,她也能夠了解。

她只是不能這時去和他對視,不然會讓雅惠公主挑她的毛病,說她不禮貌,說話不恭敬吧。

她靜默地聽完翻譯說的話,心裡的情緒其實是憤怒的。

夏一涵,你要冷靜,她這麼說說不定就是有意要激怒你,你要真的發怒,就太愚蠢了。